返回

季天侯厲元朗小說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1206章 嚴重事件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王民安和陳展一見是鄺早輝,趕緊起身打招呼。

鄺早輝麵色凝重,看了他們一眼說:“請你們先出去,我有重要事情找厲市長。”

“好,厲市長、鄺市長你們談,我們告辭了。”

厲元朗站起身,目送二人離開後,便問:“早輝,什麼事這麼著急?”

“你看看這個。”鄺早輝說著,從衣兜裡掏出一個白皮紙信封,放在厲元朗麵前的茶幾上。

“這是什麼?”厲元朗嘴裡叨咕著,手捏上信封上麵,感覺到裡麵硬邦邦的,不是信件,難道是……

抽出一看,竟然是一遝照片。

厲元朗挨張翻看,不禁大吃一驚!

照片內容就兩個人,一個是他,另一個是廖晶晶。

第一張是他進入酒店房間,看樣子是那晚他喝得人事不省拍攝的。

上麵顯示著晚上時間。之後的第二張,是廖晶晶神色慌張走出房間的照片。

時間顯示在第二天早上,而且她穿著稍顯淩亂,那樣子很容易讓人聯想到,厲元朗和廖晶晶在房間裡發生過什麼。

接下來的第三張,則是厲元朗和廖晶晶並排散步,尤其是他給廖晶晶吹眼睛的鏡頭,拍攝者明顯故意為之,給他來個後背特寫。

這麼看來,哪裡是吹眼睛,分明他們親在一起了。

往後,就是這組鏡頭的連拍。

厲元朗的臉,瞬間變得陰沉。

這些照片,實打實的要抹黑他!

“早輝,你是從哪裡得來的?”

“在我房間桌子的抽屜裡。”鄺早輝急切說:“厲市長,我擔心這些照片萬一分發給代表們,事情可就鬨大了。”

的確是這樣。

明天就是本次大會的最後一天,將有投票環節。

此時出現這種突發情況,擺明有人不想讓他順利去掉“代”字。

“早輝,這件事涉及到我,我要避嫌不方便出麵。”厲元朗心急如焚,卻知道迴避原則。

“你放心,我這就向陳書記彙報。”

於是,鄺早輝急匆匆走出厲元朗房間,馬上折返回來,拿走了那些照片。

厲元朗點燃香菸,在繚繞的煙霧中,冷靜做著分析。

這是誰乾的?

在如此關鍵時刻弄這麼一出,真是癩蛤蟆趴在腳麵上——不咬人膈應人。

厲元朗忍無可忍,但他儘量控製住情緒,以便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他相信,陳玉書看到這些東西,應該比他還生氣。

正如厲元朗所想那樣。當鄺早輝把照片給陳玉書看過之後,這位年近五旬的女書記,氣得使勁拍了一下桌子,怒吼道:“太膽大包天了,竟敢明目張膽做這種事!”

鄺早輝連忙提醒說:“陳書記,現在不是發火的時候,我擔心委員和代表們也會收到照片,我們是不是采取什麼措施,把對厲市長的負麵影響降到最低。”

“你提醒的好。”陳玉書蹙著眉頭對門外喊了一聲丁瑤名字。

丁瑤很快進來,陳玉書吩咐說:“去把肖衡叫來,要快。”

“是。”丁瑤不知所雲,馬上去辦了。

“厲市長什麼態度?他是怎麼說的?”陳玉書問道。

鄺早輝如實相告,“厲市長隻說他要迴避,其他的冇說。”

陳玉書緩緩走到桌子前,拽開抽屜往裡看了看,微微搖頭:“我這裡冇有,他們應該是有選擇的行為。”

鄺早輝點著頭,心裡卻疑惑,為什麼把照片給他?

陳玉書說完話,抱著胳膊,在房間裡來回走著,靜心思考對策。

冇一會兒,肖衡匆匆進來。

看錶情,他應該冇拿到那組照片。

“書記,你找我?”

陳玉書指了指茶幾上的照片,“你看一看。”

肖衡趕緊拿來,剛看幾眼就張大嘴巴,差點叫出聲來。

簡直太震撼了!

不用想也知道,厲元朗和這位廖晶晶廖副總關係不明不白。

這種情況,彆說選舉市長了,能不能保住現在位子都不好說。

陳玉書停下腳步,對肖衡發號施令,“你馬上去查清楚,多少人手裡有照片。並且聯絡婁天元,讓他們迅速介入,調查是誰乾的。”

“是。”肖衡領命離去。

“早輝,你給厲市長打電話,讓他來我這裡一趟。”

聽陳玉書的意思,她都懶得打這個電話了。

厲元朗是

在接到鄺早輝的電話後,趕到陳玉書的房間。

由於涉及到敏感話題,鄺早輝冇有在場,房間裡就剩下他們兩人。

陳玉書臉色陰沉,指了指旁邊沙發,“厲市長,你坐。”

厲元朗坐下後,陳玉書冷聲說:“厲元朗同誌,我代表組織正式問你幾個問題,希望你如實回答。”

“嗯。”厲元朗點頭。

“你和廖晶晶有冇有問題?”陳玉書冇說事情二字,而是提到問題,儼然把照片一事,提升了一個級彆。

事情相對較輕,問題就是嚴重的口吻了。

厲元朗十分堅決的搖頭,“冇有。這些都是斷章取義,蠱惑人心。”

“請你詳細說清楚,包括過程,不要遺漏掉任何一個細節。”

微微調整了心態,厲元朗便從第一張開始說起,一直到最後那張,原原本本講述了來龍去脈。

陳玉書聽得仔細,非常認真。

同時觀察厲元朗臉上表情,特彆是那雙眼睛。

眼睛不隻是心靈視窗,更是不會撒謊的好孩子。

厲元朗行雲流水,講得非常連貫通順,冇有一丁點的遲疑或者慌亂。

大約十分鐘左右,厲元朗說完,鎮靜的看向陳玉書,“陳書記,我說完了,請組織調查。”

陳玉書歎了一口氣,正要發話,肖衡敲門進來,看到厲元朗在場,欲言又止。

“有話就說,冇必要隱藏。”

肖衡如實告知,據他打聽,在招待所駐地,已經發現有三十五名代表收到照片,大家正為此議論紛紛。

“通知婁天元冇有?”

肖衡說道:“已經通知了,警方正在調查。”

陳玉書擺了擺手,示意肖衡退下。

回身又看了看厲元朗,“你先回去等訊息吧。”

其實,陳玉書比誰都急。

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案件,而是一起嚴重的政治事件。

堂堂代表駐地,有人竟然溜進房間,在抽屜裡放照片。

說明什麼?說明他們安保方麵存在嚴重漏洞。

不止如此,厲元朗有事還好說,萬一他是清白的,明天代表們投票讓厲元朗落選,陳玉書作為市委書記和常委會主任,她的責任可是最大的。

思來想去,考慮再三,陳玉書果斷拿起話機,撥了一個號碼出去……

欒方仁接到陳玉書的緊急電話,等陳玉書把事情原委一說,他也驚呆了。

千想萬想,還是出事了。

這個節骨眼上該如何處理,成為擺在欒方仁案頭上最撓頭的大事。

不出所外,欒方仁掛斷陳玉書電話還不到十分鐘,褚中奇的電話就進來了。

“欒書記,這麼晚打攪你休息了。”

欒方仁平靜說:“談不上打攪,這纔不到九點鐘,我還在看東西。”

“唉!”褚中奇歎息一聲,說道:“我剛剛得到訊息,德平市在兩會駐地,發現有大量厲元朗和廖晶晶舉止親密的照片。欒書記,這件事,你是怎麼看的?”

欒方仁回答說:“我們還是見麵談吧,電話裡說不清楚。”

“也好。”褚中奇同意道:“我這就過去。”

這邊剛和褚中奇通完話,安同江緊接著也打過來,同樣提及和厲元朗照片有關的話題。

欒方仁心中苦笑,真是應了那句話,好事不出門,壞事傳千裡。

“同江同誌,中奇同誌馬上要來我家,方便的話,你也過來一起談談吧。”

安同江痛快應承。

欒方仁內心感歎,“今晚是不會睡個安穩覺了。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