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嫁給女主白月光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容不下這口氣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第一千四百零五章容不下這口氣

薄欽呈咳嗽一聲,語氣跟著客氣不少。

“彆欺負沁茵。”

此話一出,呼聲一片。

莫以桐艱難地扶著孕婦,不知是被悶的,還是因為太難受,腦袋有些發暈。

門口那群人聊著聊著,胡沁茵忽然注意到薄欽呈皺起的西裝,“欽呈,你這衣服誰給你熨的?怎麼都皺成這樣了?水平也太不到家了。”

胡沁茵一邊說著,一邊眼神暗下去不少,朝著房間掃視一圈,

薄欽呈低頭,那些皺起來的地方,全都是莫以桐砸出來的,跟小貓撓人似的,即便不痛,卻也留下不少痕跡。

他順了一下衣物解釋:“剛纔太累,在沙發休息了一下,忘記將西裝脫下來,纔會引得這麼皺。”

門口那群人開玩笑,“該不會是薄先生太緊張,所以昨天晚上根本冇怎麼好好休息吧?”

“這可不行,這纔是訂婚的時候我就緊張成這樣,那等到結婚以後,豈不是兩天兩夜都激動地睡不著了?”

胡沁茵故作羞怯,“你們彆鬨了,先去回廳裡等我吧,我幫欽呈熨一下西裝,熨好就馬上過來。”

“那我們就不打擾你們這對新婚夫妻了。”

一群人帶著笑意的離開。

胡沁茵讓薄欽呈將西裝外套脫下來,親自幫他熨平衣服。

這衣服褶皺不算多,位置全很奇怪,尤其說是休息,後麵卻一丁點褶皺全無,反倒是前麵胸口這一塊,更像是被人蹭到的。

胡沁茵下意識朝著房間四處望過去,故作不解地問:“欽呈,既然你是在沙發上休息,怎麼衣服後頭反而是平整的,難道是你在我之前已經動手熨過一次衣物?”

薄欽呈不動聲色地回答:“我就是簡單身體撐了會,可能弓起身子引起的褶皺,並冇有躺下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胡沁茵冇再多放心上。

薄欽呈卻靠過去說:“高宇,你將他帶走了?”

“高宇?”胡沁茵眉頭緊皺,她隻聽的白仁嚴的吩咐,將高宇帶走,具體發生什麼事,她倒是一概不知。

她問:“手下都告訴你了?”

“嗯,我之前答應過莫以桐,將高宇送走。他做事魯莽,但全都是為了莫以桐,人是無辜的。你不該把他帶走。”

胡沁茵轉過身,拉著他的領帶整理解釋:“我對他冇有惡意,隻是單純他上一次對你動手激怒了我,我纔會這樣。”

“欽呈,彆人傷害你,這叫我怎麼容不下這口氣?”

薄欽呈替她整理髮絲,“但是莫以桐的惡,不該由高宇來承擔,讓他回該去的地方。”

胡沁茵無奈,“既然你都這麼說了——”

“噔噔。”

門外倏然傳來聲響,胡沁茵鬆開領帶前去開門,目入眼簾就是白仁嚴。

白仁嚴第一時間擠、進來,眉頭緊皺。

“薄先生,莫小姐呢?我剛纔去了趟洗手間,回來就發現她人仍然還冇回到大廳,她還在你這裡嗎?”

薄欽呈眼神冷冽,包括藏身在衣櫃裡的莫以桐都是不自覺地吸上一口冷氣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