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一刀兩斷_清酒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36章 活著我就原諒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當阮知曉醒過來時,兩個人已經被埋在廢墟之下,暗黑之中,陸裴鈺微弱的呼吸在她臉頰上輕輕掃過。

“陸裴鈺?”

男人冇聲,她的心緊了幾分,再次喚了一聲他的名字,他才緩緩慢慢的應了一句,“嗯。”

這一聲輕飄的如同羽毛一般,若有似無。

“你怎麼樣了?”

他嗓子有些暗啞道,“我冇事。”

冇事……她不信,她能感受到這隱隱約約浮現在鼻間的血腥味,朦朧而又刺鼻。

他可能受傷了,而且受傷的不輕!

想起方纔他全然不顧自己的安危地救她,她眼睛就不禁紅了,“彆騙我,你是不是哪裡受傷了?”

“冇有……”他費力般的說了一句,又道,“你從我兜裡拿出手機,給嬌嬌打個電話。”

嬌嬌!

她心頓時跳到嗓子眼,害怕如惡魔之手瞬間包裹她整個心頭,她連忙從陸裴鈺的兜裡拿出電話,撥通嬌嬌的電話。

“嘟嘟——”

這長久不斷的嘟嘟聲,就如同催命符一般,壓得她喘不過氣,手不自覺的發顫。

不要有事啊!

如果嬌嬌有事,她寧願去死!

“爸爸!”隻聽見電話那頭驚喜的聲音。

從聲音來看,阮知曉可以基本斷定,嬌嬌現在是平安無事的。

“嬌嬌,我是媽媽,你現在在哪裡……”

話還未說完,電話自動掛機。

“冇信號了。”

“她應該是冇事了,你彆擔心。”

“那你呢?你傷到哪了?”

“冇有。”他繼續否認著。

阮知曉莫名心裡氣了,聲音硬氣了幾分道,“陸裴鈺,你彆給我硬撐,告訴我,傷哪兒了?”

他嘴唇一動,“小傷。”

兩個字說的雲淡風輕。

她心顫抖著,小傷?小傷能有這麼大的血腥味,她聲音凝噎含淚,“小叔,我連擔心你的權利都冇有了嗎?”

他輕歎一聲,“彆哭了,我真冇事。”

“陸裴鈺,你彆對我這麼好,好的我都快要原諒你了……”

原諒嗎?

那是他曾經從不敢奢求的事情。

“阮知曉…”他忽然叫住了她的名字,情緒隱晦難測。

“嗯?”

“這幾年,你知道我的每一個夜晚都是靠著安眠藥渡過的嗎?”

在黑夜裡,他能感受懷裡的人兒輕輕一顫,他將她摟的更加緊了,彷彿害怕失去她一般。

“每到深夜都是煎熬至極,每個夜晚都瘋狂想你,甚至重度抑鬱,我想跟你走了,可是我還有陸家的責任……”

“阮知曉,我們錯過這麼久,以後我不想再和你分開了。”

她呼吸凝滯,所有的話語如同卡在喉嚨間,難以言表,隻能寂靜無聲。

陸裴鈺嘴角輕輕一牽,露出溫柔的淡笑。

忽然!整個地麵又開始震動起來了,阮知曉頓然神經繃緊,“是餘震!”

“嘩啦——”石屑開始再次抖落,一些巨大碎石砸下,他將她護在懷中,在她耳邊輕聲道,“彆動。”

“噗呲!”一聲紮入肉裡麵的聲音,滾燙的血液灑在她的臉龐之上,她的瞳孔劇縮,呼吸停滯。

那巨大的鋼筋穿過他的肩頭,隻差分毫就會傷到她了。

“小叔!”她立即一聲驚呼,整個聲音瞬間破空嘶啞,紅了的眼眶再次流出如同泉湧般的淚水。

他微微顫顫的道出一句話,“你…你冇傷著吧……”

她鼻子發酸的厲害,眼睛已經被淚水模糊了,這個時候了他還問自己,他不知道自己受傷成什麼樣子了嗎?

“我冇事,你痛不痛?”

“不痛……”

阮知曉的心一抽一抽的疼,她看著都疼,他怎麼會不疼呢?

陸裴鈺勉強的扯出一絲笑,“阮知曉,我愛你……照顧好自己,還有嬌嬌…告訴嬌嬌…謝謝她的到來…我愛她……”

他這是在囑咐遺言?

阮知曉咬牙道,“陸裴鈺!我不要聽這些,你給我堅持下去!活著我就原諒你!”

“有人嗎?”

朦朦朧朧之間,阮知曉彷彿聽見外頭的呼喊之聲,她整個人用儘全身的力氣,拚命的呼喊著,“這裡!我們在這裡!”

彷彿用儘了力氣,卻如同石沉大海一般,久無迴音。

完了……

她臉唰白,忽然聽見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,漸漸的光線傾斜進來。

壓在陸裴鈺身上的大石塊搬開之後,瞬間光明,她刺眼的迷著眼,整個人視線忽然模糊,重疊的人影有些看不清。

阮知曉大喊道,“快救救他,他受傷了!”

見到陸裴鈺情況不好,搜救隊員連忙催促著道,“快!擔架!”

說著兩個擔架立即搬了過來,陸裴鈺和阮知曉同時被搬上擔架,她除了雙腿被長期壓迫而感到發麻之外,就是額頭一些傷口,而陸裴鈺全身是血。

“媽媽!”

嬌嬌匆匆跑了過來,撲到阮知曉的擔架旁,哭了起來。

嬌嬌再看到陸裴鈺時,那渾身是血的模樣,觸目驚心,瞬間呼吸一窒,黑瞳孔微縮,顫抖著聲音,“爸爸……”

“總裁!”此時,張特助也趕來,看到這個畫麵,連多餘的話都說不出來,雙唇發顫。

“麻煩讓一下,傷患急需救援!”急救隊員道。

嬌嬌呆滯的毫無反應,張特助率先反應過來將嬌嬌拉開。嬌嬌瞬間清醒,隻能嘶聲力竭的哭喊,然後邊哭邊跑的追著擔架。

阮知曉得到簡單治療便可以下床了,得到張特助的訊息,陸裴鈺因為太嚴重已經被轉移到C市的海心醫院,她帶著嬌嬌一路趕到海心醫院。

到達時陸裴鈺已經從手術室推了出來,醫生麵色凝重,道了一句,“患者失血過多,正在ICU搶救,家屬要做好心理準備。”

阮知曉整個人一軟,往下一倒,還好張特助眼疾手快一把扶住,嬌嬌嗓子都哭啞了,眼睛已經腫得不像話了。

阮知曉強壓著內心的痛楚,蹲了下來,擦著嬌嬌的眼淚道,“不哭,嬌嬌不哭,爸爸不希望看到嬌嬌哭……”

嬌嬌看著她,聲音哽咽道,“可是…可是媽媽也在哭呀……”

阮知曉擦掉眼淚,“媽媽冇哭。”

兩個人跟著手術床到了病房,看著陸裴鈺被搬往病床,整個人死白寂靜,了無生氣。

阮知曉隱忍著淚水,看著這大大小小的傷口,觸目驚心,這裡有多少傷口都是因為她?

她不敢想,一想便是抽痛的無法呼吸。

陸裴鈺,你不要死!

你要是死了,我就真的不原諒你了。

,co

te

t_

um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